首页 > 资讯 > 行业资讯 > 银保监会称对外开放力度将加大

银保监会称对外开放力度将加大

2019-01-11    编辑: 超级管理员    

       对外开放、转型、严监管、回归本源、实体经济稳定器等都成为了2018年保险业的关键词,这一趋势也将延续至2019年。

  1月10日,在银保监会例行发布会上,中航安盟保险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阮江表示,加大保险业对外开放对于外资保险公司是重大利好,并且增强了外资股东方对中国保险业投入的信心。

  “下一步我们的股东也会持续加大在中国的投入,特别是在自身经营和发展上,加快我们业务分支机构及农业保险、产品创新方面的布局,在更广阔的区域提供更优质的保险服务。”阮江称。

  中航安盟的前身安盟保险(中国)有限公司,是中国首批专业农业保险公司之一,也是第一家将总部注册在我国西部的外资保险公司。

  虽然在金融业的对外开放进程中,保险业开放最早。但经过多年发展,外资险企在国内保险市场的保费占有率依然偏低。外资险企发展仍面临水土不服的情况。

  根据公司介绍,自成立以来,公司始终将把“融入”、“结合”和“创新”放在首位,不断加大本地化融合力度,不仅从根本上解决了外来经验“水土不服”的问题,还有效推进了承保地区农业保险的组织创新、产品创新和技术服务创新。

  该公司副总经理、代理董事会秘书德赛安表示,公司在日常经营管理有相对明确的分工。例如,法方侧重技术层面,如精算、再保、产品开发等;中方侧重市场营销、人力资源、行政管理等,双方分工不分家,始终保持流畅的沟通、议事、决策渠道。

  “公司已经形成了高效的运行机制,在规范治理结构的实践中,逐步探索出了符合合资公司实际的运行模式,既能发挥中法双方管理人员的积极性,也能在公司治理中发挥制衡作用。”德赛安称。

  前所未有的对外开放

  2018年以来,保险业正以前所未有的步伐加速对外开放,各项开放举措也相继落地。例如将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东持股比例放宽至51%,三年后不再做限制;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;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等。

  随着新一轮开放信号的释放,多家外资险企都表示了对中国市场的兴趣,积极抢滩。2018年11月末,安联(中国)保险控股有限公司获银保监会批复筹建,成为中国金融业加大对外开放力度的一大积极举措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外资险企数量、市场份额都将有所提升,并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

 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,2018年银保监会共受理和批准了10多项市场准入申请。例如,工银安盛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筹建工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、大韩再保险公司筹建分公司、德国安联保险集团筹建安联(中国)保险控股有限公司等。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,随着外资险企对中国保险市场渗透度的提升,其审慎经营理念的影响将逐步扩大,在长期保障业务发展方面的经验将会外溢,从而会促进中国保险市场的转型与高质量发展。

  转型、分化

  在加速对外开放的同时,保险行业尤其是寿险正加速转型,一方面保费增长模式由趸交推动向期交拉动转变,另一方面为了回归保障本源,保险公司更加注重发挥风险保障和长期储蓄功能,产品类型也逐渐向保障与长期储蓄转变。

  部分险企续期拉动保费的特征已经显现,但在加速转型的同时,2018年寿险保费收入仍呈现增速下滑的态势。从银保监会数据来看,虽然2018年保费收入增速逐月回升,但截至11月底,寿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19664.05亿元,同比下降4.75%。但健康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为5058.80亿元,同比增长23.22%。

  2019年寿险市场保费收入增速仍然承压。新华保险董事长兼CEO万峰近日就发表观点称,2019年寿险保费可能还会持续负增长,健康险业务则会有超过30%的增长。

  朱俊生认为,由于新推出产品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收益率相对有限,竞争力有待提高,再加上人力增长趋缓、人均产能尚有待提高,造成个险的业务收入增长相对有限。“尽可能使续期保费的增量与趸交保费的减少量相匹配,实现转‘大弯’,避免转‘急弯’衍生出新的风险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回归保障的背景下,寿险市场集中度加剧,保险公司经营状况加剧分化。

  从盈利能力来看,2018年寿险公司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有30余家寿险公司亏损。2019年,中小寿险公司将继续面临转型与生存的双重压力。不少中小险企相关负责人都纷纷表示,成立时间短、缺少营销员渠道积累,公司发展面临挑战。

  朱俊生认为,中小寿险的转型压力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产品开发与渠道建设难度大;二是资产投资能力不足;三是短期行为造成利差损与费差损风险;四是转型带来的生存压力,例如股东回报少等。监管应把握力度以及行业转型的节奏,给公司留下结构调整的时间与空间。当然,在此过程中,寿险公司也要注意资产负债的匹配,避免高负债成本有可能造成利差损以及倒逼资产端作激进投资。